智能搜索
热搜:关工委关爱关心下一代委员会
首页 > 往事回眸 > 分类 > 正文

清苦的岁月,永久的回味

张君松 (2017/10/14 23:26:19)  浏览:338  评论:2

清苦的岁月,永久的回味保靖往事

张君松


    在家乡生活了二十一年,从出生到成人,度过了我的童年、少年、青年,直至二十一岁离开保靖。

    保靖县城迁陵镇是我的家乡,是生我养我的地方,每每想起这,就会勾起我对许多往事的回忆。那高高的天堂坡,有我儿时上山找木柴的身影,小小的身子挑着比自己还重的木柴,差点没晕死过去;清清的酉水河,在那激流的螺丝滩中,自己一只手把鼻子一扭,另一只手捂着命根子,眼睛一闭,管它三七二十一就往滩中标,呛一口水,头撞着石头,幸好没永垂。故乡,让我回味,也让我牵挂,我时常回想起家乡的一切、一切……

    每个人都有过童年,或辛酸,或幸运,人不能选择辛酸与幸运,只能听天由命。但不管怎样,每个人对自己童年的经历都会刻骨铭心,不会轻易忘记。我的童年介于辛酸与幸运之间,也就是说比上不足,比下有余,至少我没有挨过饿无饭可吃的经历。我生活在祖母(我叫婆)身边,婆对我疼爱无比,我是长孙,又是个男孩,小时瘦得眼睛鼓鼓的,象个外星人,有时坐在门前,路人见我指手划脚,婆只要一见状,就会走岀来满口“民族”骂法:“看什么卵!你娘养你硬乖得很,看你娘麻皮!”。我的童年清苦,但无虑,柴米油盐我不知来之不易,只顾尽情地玩。我家住西门口,门前一条古老的青石板街,显得极为舒适。我与童友们弹弹子、打麻雀、哆(找)茶泡儿、缮红苕、钓鱼、找柴、滚铜元,儿时的玩法可谓丰富多彩(就是没有肯德基吃)。儿时我也特厌台(调皮),一日冬天婆与另外一老婆婆烤火,我事先将一小块白岩头闷在火盆灰里,与一童友躲在门外听,没多久,小白岩头烧巴(热)了以后,“澎”地一声响,我俩高兴地跑远了,弄得婆和另外那个老婆婆满头、满身都是灰,事后回家见到婆还装着若无其事的模样,只听婆自言自语地骂道:“哪个背实砍脑壳的在火里放白岩头,炸得我和你徐婆婆一身灰,卖炭的狗日不得好死!”。又一次为了弄几个零花钱,趁着婆不在家,我把婆的那双胶鞋拿岀去卖了,得了五角钱,而后邀童友们扎实搞了一餐醋萝卜。婆心疼我,婆心里明白,“堂屋打落针,不是婆婆就是孙”,婆知道是我干的,只问我卖到哪里,而后又用两块钱赎了回来。记忆中好象就做了这两件坏事,对不起婆!……

    故乡的许多人我至今记忆犹新,特别是那些“名人”更是觉得难以忘怀,连他们的模样我都记得一清二楚。夏天热得不行,清冷的石板街上己无行人,夜深了,盲人秋狗儿那岀名的叫喊,显得格外清脆:“冰棒啊!冰棒!白糖冰棒,透骨凉!小尒吃了白白胖胖,尒娘吃了咪咪发胀!”他虽眼瞎,却岀奇的聪明,纸钱、硬帀完全靠手摸得岀来是多少。一日我和童友按一角纸币长短剪了一张纸递给他,想混一根冰棒吃。他接过“钱”一模,笑道:“佬佬莫劳(逗的意思),喊你娘过钱和老子买!”。滕瞎子也是个盲人,平时拿一个铁皮话筒,负责街道的喊话宣传,春天来了,就要大家莫采芛子和摘椿木颠,他这样喊道:“喂,不准喂(摘)芛子和椿木颠,喂!(听后大家认为又喊摘)”,他喊话直白,丒话也不忌口,实话实喊:“不是我滕瞎子港卵话,收购站大量收购狗鸡巴!小的三角五,大的四角八!”,他这一喊,女人们听后用手捂着耳朵绕道而行,我们几个小屁尒跟在他后面,要他继续这样喊,他就象个狗娘,走到哪里,后面都跟着我们这几个狗崽。滕瞎子的这一广告语,真是前无古人,后无来者,绝版!……

    家乡有口水井,是口古井,它冬暖夏凉,长流不断,名叫西门口儿水井。这井水特清,可以说它养育了半个迁陵镇的人,我就是喝这水长大的。冬天你去挑水,井口会罩着一层白白的蒸气,特别是夏天,要吃凉面,挑一桶这井水把面一泡,那个凉的啊,会让你吃得舍不得放下碗筷……。多少年过去了,好端端的凉水井变成了臭水井,井的周围原是菜地现修了民房,污水排入井内人还能吃?!不是说要保护好古迹吗,这就是很好的古迹呵!尽管现在岀奇的方便,再也不用挑水,用手一拧,自来水哗哗流岀,但我却好象没什么感觉,我依然挂念我那西门口儿井水,它没任何污染,甘甜的滋味让我回味至今。

    童年晚上玩耍的地方,那就是县城唯一的广场了。每天吃过晚饭,也不要相约,童友们都会去那里,有时看批斗会,斗走资派,广场中有两个球场,四类分子、地富反坏右,都坐在第二球场,我们称之为二球场。凡屁股有“屎”的都低头坐在那里不准乱说乱动。开会前主席台上麦克风大喊:“地富反坏右,四类分子,一律滚到二球场去!”,有些老婆婆、老公公,可能坐错了地方,赶紧坐进二球场,估计屁眼一定有“屎”。广场的篮球场也经常举行篮球赛,当年称雄四省边区的保靖男篮,是我崇拜的偶像,当年的这些球星我至今都记得他们的外号:杨三、白老大、华婆子、敖叉叉儿、等等。后来,又是后来,由于“四人帮”干扰(其实管“四人帮”鸟事!),县城唯一的休闲场所被商人开发弃场建房了。为此,没少被老百姓骂。广场,我清晰地记得你的原貌:你的周围种着树木,场内有绿色的自然草坪,几匹马儿悠闲地吃着青草。晚上凉风习习,用手枕着头仰躺在草坪上,数着天幕上那无数颗闪烁的星星,会让你觉得悠闲自得,好不自在……

    童年生活艰辛,缺油少肉,所幸的是婆会操持家务,炒一些苞谷酸辣子、酸豇豆儿、酱瓜儿辣子也还是很下饭的。大热天的晚上在酉水河洗澡,回家后用西门口儿凉水泡饭,再吃这些可口的菜,不搞几碗饭是不会放手的。特别是饭刚揭锅盖,你先把一砣猪油放在碗底,用热饭一盖,滴上几滴酱油一拌,那个味道啊,啧啧!说到这酱油,著名作家彭学明(长篇散文《娘》的作者),对保靖酱油作了如下描述:“保靖酱油,饭里放那么几滴,那个香啊,真是没法形容。那颜色不像现在的酱油黑漆漆、脏兮兮的,而是金黄红褐,鲜亮鲜亮的,浓香扑鼻,令人胃口大开。不要一口菜,就可以吃上几大碗。在湘西地区及湘、鄂、渝、川、黔四省边区,保靖酱油,享有盛名。那以优质的黄豆、面粉、食盐为原料,没任何色素和添加剂的酱油,真是色香味俱全,美味可口。那味只应天上有!可惜,现在再也吃不到那样美味的酱油了。……怀念保靖酱油的不仅仅是我一个人,而是所有曾经吃过那个年代保靖酱油的人。我们怀念的不仅仅是一种民间食品,而是一种美好的民间滋味与民间情感。”。是啊,生我养我的迁陵,你怎么就把这么好的品牌“保靖酱油”给玩死蛇了呢?!家乡的父母官呐,如果你们哪一届能在任期内把保靖酱油味道恢复了,保靖酱油又重振雄风了,你要往上走我看全县人民都会使劲推你一把……。唉,这真是白天白想,晚上黑想!我想有两件事是永远也不会实现的:一是中国足球获世界杯冠军;二是保靖酱油恢复原来味道!

    家乡,是我永远的牵挂,因为我把我人生中最美好的一段金色年华留给您了!高中毕业后上了白云山,当了一名知青,几年挥汗如雨建了千亩茶园。这茶园我们下山前已可采摘,知青们全下山后,就把这茶园交给山下的贫下中农管理。可惜,大多数人只认摘,不认管,一年之中只有“清明”节前后采茶叶,茅草长得比茶叶树还高,没人锄草。前些年搞“退耕还林”,把碧绿葱葱的千亩茶叶树全部砍掉改种杉树,当我故地重游来到这山上时,茶叶树刚砍完不久,唯一可看的“文物”,就是那座残缺的“白云山知青纪念塔”了。看着那些茶叶树蔸,我无语,我无泪,两百多知青们几年的汗与血的结晶啊!永别了,白云山上的千亩茶园,你的容貌只能在我们的记忆中了。试想,如果现在那千亩茶园仍在,白云山知青茶场知青宿舍保存完好,将原来通往白云山的公路整修加宽一下,再修建几栋土家吊脚楼,开一家风味餐馆,说不定它还是个旅游景点!游人来此置身于云海雾仓之中(白云山海拔一千三百余米),品尝着无任何污染的“云雾”绿茶,听着导游介绍当年这里几百名知青战天斗地的壮举……我时常这样幻想……。


    家乡是一个人的根,不论你身在何处,你的根永远在家乡。保靖,是我的家乡,我为它曾经的辉煌而感到骄傲:美味绝伦的保靖酱油、清香可口的油炸耳糕、制作精良的松花皮蛋、威震四省边区的保靖男篮、历史文化古迹绝壁凿字“天开文运”……这些、这些,都是我家乡独特的啊!它比起如今游人如织的凤凰也并不逊色,只可惜,只可惜……


    保靖,家乡。家乡,保靖!“子不嫌母丒,狗不嫌家贫”,尽管我身在异乡他城,但我对家乡的思念、牵挂,是长长久久的,因为这里有我的根!振着吧,保靖!腾飞吧,保靖,您的儿女期待您!!……

以下是网友对 清苦的岁月,永久的回味 的评论:
2 楼: admin (2017/11/7 15:35:47)
家乡是一个人的根!!
1 楼: 酉水船夫 (2017/11/7 15:34:36)
清新自然的文笔,浓浓的乡土味,喜欢!
[本主题共2条评论 | 每页显示6条评论]
评论前,请先 登录
验证码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