智能搜索
热搜:关工委关爱关心下一代委员会
首页 > 往事回眸 > 分类 > 正文

吃肉

吃肉 (2017/11/7 9:49:12)  浏览:500  评论:1


   如今,人们为了减肥,怕“三高”,怕吃肉。而在四十年前的那个年代,要想饱饱地吃餐肉,却是想偏脑壳也扯不到嘴的事。因为那时是计划经济且物质匮乏,什么东西都凭票购买,数量也少的可怜。即便这样,各种凭票供应的物质也与我们不沾边,因为,我们已属于不在计划内的那批人了(知青)。

   下乡头一年,知青场米(没)喂猪,肉要到周边的乡里赶场去买,什么时候能吃到肉米有哈(下)数,有时一个月吃一餐,有时两个月吃一餐。后来知青场自己喂猪了,场里就有了约定俗成的规定:一个月吃一餐肉。就算一个月能吃上一餐肉,也难挡饿得像豺狼虎豹一样的我们对肉的渴望。记得那次偷死猪儿,现在想起来还有些忍俊不禁。有个在养猪场喂猪的知青港(讲):“有个猪儿快要死了”,大家赶快建议:“你把它背回来,我们煮火锅吃哈”。一群人马上七手八脚地准备水和柴,还有两个知青自告奋勇地跟着她去猪场背猪儿。走进猪场一看,她港的那只“猪儿”根本不是小猪儿,而是七、八十斤重的大猪儿,正呼哧呼哧地睡大觉呢!在家准备操刀的人左等右等不见背猪儿的人回来,才晓得被她日弄了,害的大家彻夜难眠。还有一次,是毛主席逝世那天,从场部传来消息:港毛主席逝世了。知青们都沉浸在巨大的悲痛之中,放下锄头就往场部跑。回到寝室,大家都在哭,黄三的双眼已经哭红了,见我们回来了悲伤的脸上却又露出诡秘的样子。只见她神神秘秘地打开用衣服包了里三层外三层的包裹:一腿新鲜的麂子肉(野山羊)呈现在我们眼前,她悄悄的告诉我们,在做工时花了25角钱跟乡下人买的,诧异的同时更多的却是窃喜(晚上有肉吃)。黄三捞(弄)吃的里手得很,三下五除二地就捞好了麂子肉。我和武凯、、伍亚莉几个闺密们,一把鼻涕一把泪,边哭边吃,我们压低嗓门,把门、窗关得紧紧的,生怕有人晓得我们在举国悲痛的日子里,大酒大肉地享受美食。才吃了几口,场部广播里响起了哀乐,我们只好百般不忍放下饭碗到球场开会,会场上知青们哭声震天,整个场部只有一种声音:那就是哭声,凄凄的哭声在白云山寂静的夜空中回旋、回旋,那是一代知青们对领袖流下的虔诚的泪水!散会后,我们心照不宣的往寝室里跑,擦干眼泪又接着悄悄的吃(肉的诱惑实在太大了)。第二天谁都不敢港,害怕给我们扣上政治帽子。

   再就是盼场里杀猪,就像盼星星盼月亮一样。捱到场里杀猪这天,只觉得这天的日子特别慢特别长特别难捱。但又觉得,那么让人期待,期待着队长早点儿喊放工。其实,队长肠子里的油分子也米(没)剩几滴了。每到吃肉这天,心照不宣,各个队很默契的早早收工了。回场的脚步迈的格外轻捷矫健,差不多是一路狂奔,远远地仿佛就闻到了红烧肉的香味。队长们拿着铁桶到食堂排队,把本队队员的红烧肉领回来。然后,知青们围成圆圈,把自己的碗整整齐齐地放在地上,队长站在中央,用汤勺一小勺一小勺地把红烧肉舀进碗里。队长的一举一动都在大家的监视下,每个队员的眼睛瞪得比牛眼睛还要大,心怕眨眼的功夫自己碗里的肉比别人少,时不时也会有七嘴八舌在小声嘀咕:这碗多了点,那碗少了点。队长眯起眼睛,仔仔细细把每个碗里的肉反反复复地看上几遍,然后,用勺这个碗里舀一点,那个碗里舀一点,添到肉少一点的碗里。斟酌了又斟酌,剩一点汤尾子都要平分给每一位知青,直到完全公平为此。整过分肉的过程即仔细又严肃。

   分完肉后,我们几个闺蜜把各自分到的红烧肉逗(并)到一起,攒起来,舍不得一餐吃完。每天放工回来后舀一小碗红烧肉,用锑盆子当锅,掺上一大瓢水,加点盐,再把到场里偷来的罗卜、白菜下到锅里,炊着火锅吃。黄三她们几个鬼脑壳,跑到场里小卖部,用扣儿钱打个半斤小酒,各自倒在碗里,呡上几口,盘盘(碗)碰的嘭嘭响。吃着黄灿灿、糯坨坨、肥而不腻,落口消融的红烧肉,啧啧!那个香啊!弥漫在房间的每个角落。那是一种刻骨铭心的味道,至今难忘,回味无穷。每次小聚时,港起吃肉这些事,不自禁的口舌生津,当年对肉的那份馋仿佛又回到眼前。
以下是网友对 吃肉 的评论:
1 楼: admin (2017/11/7 9:54:51)
往事悠悠,悠悠往事,让人感慨。
[本主题共1条评论 | 每页显示6条评论]
评论前,请先 登录
验证码: